《逆權司機》(二):軍人眼中的「死共產黨」

戲中軍人對共產黨恨之入骨,很可能是因為自小被灌輸此價值觀。反共教育由李承晚時代開展,至朴正熙掌權時最為風行。1968年,北韓間諜潛入南韓江原道,向一名名為李承福的男童宣傳朝鮮勞動黨政治理念時,被誠實的李回答:「我討厭共產黨」。隨後男童一家慘被屠殺。

《逆權司機》(二):軍人眼中的「死共產黨」 2017-10-30T05:19:49+00:00

《逆權司機》:被喚醒的社運記憶與共鳴

筆者觀賞的那場《 逆權司機》,觀影期間身旁竟有觀眾落淚,完場時甚至全場拍掌。這些年頭會出現這情況的電影不多,《 逆權司機》能夠獲得此待遇,相信是因為不少香港人都能將電影情節與自身記憶扣連。

《逆權司機》:被喚醒的社運記憶與共鳴 2017-10-30T05:19:49+00:00

「殺無赦」:《大逃殺》與吃子的社會

泡沫經濟的本質,就是上一代的人賺了往下數代人的錢。對年輕人而言,泡沫經濟的形成與爆破事不關己,自己卻身受其害,於是挺身而出反抗;對成年人而言,卻會覺得年輕人無力挽救社會,反而不安守本份,擾亂秩序。

「殺無赦」:《大逃殺》與吃子的社會 2017-10-30T05:19:49+00:00

重慶大廈或者《重慶森林》——都市中的原子個體

較為極端的重慶大廈,乃至藝術化、戲劇化、風格化的《重慶森林》,也似乎是無意中預示了都市文明發展至極致的圖譜。因為過量的選擇和資訊,令溝通的難度反而不斷上升,最後大家都變成流離的原子。

重慶大廈或者《重慶森林》——都市中的原子個體 2017-10-30T05:50:58+00:00

終極CULT片中的非洲世界

1996年,香港回歸中國前夕,近乎濫拍的邱禮濤推出了《伊波拉病毒》,在未有中港合拍片的時代,以「純本土」的班底、以商業片的觸覺,觸構了一個異色的南非世界。

終極CULT片中的非洲世界 2018-01-14T17:05:17+00:00

非洲有個Nollywood

其實非洲人與我們的生活可能很接近,至少他們同樣會拍戲和睇戲。

非洲有個Nollywood 2017-10-30T05:50:58+00:00

《英雄本色》的輪迴轉生(二):日本Mark哥

日本人雖然未試過翻拍《英雄本色》,但Mark哥就以不同形式於動漫作品中重現,成為了重要的文化象徵,這種互為影響的混雜關係,看似複雜,卻是後現代創作的特性。

《英雄本色》的輪迴轉生(二):日本Mark哥 2018-01-14T17:29:3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