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緻眼鏡和廉價西裝——睇下政客點解咁著衫

2018-03-22T12:23:52+00:00

近幾年,手作眼鏡在香港十分流行,眼鏡這件事變得越來越講究。主要而言,是指眼鏡材料會經過更多次磨滑、銼邊,增加精緻度和光澤;眼鏡在初步完成之後,會由有經驗的工匠,用人手不斷來回地拋光。這種做法,注定某些眼鏡款式或廠牌,無法快速和大量生產,因此成本要更高。例如賽璐珞(Celluloid Nitrate)這種材質,雖然是一種合式樹脂,但手作眼鏡所見的賽璐珞,需要放在乾燥室約兩年,等待其硬度去到適合製作。

又例如玳瑁材質的眼鏡,就更加珍貴。玳瑁是一種寶石,原料來自玳瑁龜的龜殼,因為每一個龜殼的寶石花紋都有一點不同,所以可以販賣「獨一無二」這個概念。作為原材料的玳瑁龜現在是頻危動物,一般禁止捕捉。在日本,玳瑁也是人工合成的,但製作時間很長,所以又是一句「物以罕為貴」。

▍潮流,從北韓到香港

不要以為是潮人才講究眼鏡。在政界,由於大家的指定衣著不外乎是西裝,可以增幅的配件不多,政客想改變形象,換副眼鏡,又方便又快捷。例如金正恩。他在發表2018年新年文告時,不穿之前的毛裝,而是換上灰色西裝,戴上玳瑁眼鏡。這些眼鏡大部份都有令大家眼變大、臉變細的效果,所以想為自己塑造年輕、入時形象?換副眼鏡,最容易Carry。

又,據說與光明會有點關係的鄧家彪,也由早年的方型黑色粗框眼鏡、中期的粗眉鏡,轉到近期的日系眼鏡。回看Bill Up過往的形象,這種轉變似乎是想令自己飛甩老土;光譜另一邊的范國威,近幾年都是戴超薄框透明鏡,似乎一直緊守著專業人士形象。[1.]

▍不合身西裝就像廁紙一樣,都有它的用途

國際性政治人物的衣著,就更加各有計算。例如特朗普,有沒有發現他的西裝永遠都像大了一個碼?除了他本身就幾月巴,也因為他是想代表中下層藍領美國人,以及普羅大眾。特朗普鬆泡泡的西裝,其實是講一個這樣的故事:他作為非菁英政治家,代表低下層和大多數人,與菁英體制(華盛頓的官僚、知識份子、傳媒、平權份子等等)對抗,然後「令美國重新強大」。

普羅大眾買得起的廉價西裝,就是不太貼身的;高端西裝則多數是很貼身、好岩身,例如加拿大總理杜魯多(Justin Trudeau),他的西裝就永遠很貼身,這是因為要切合他年輕、走在平權尖端的形象。兩種都只是形象建構,沒有誰比誰更高尚。又例如在台灣會見到的競選背心,的確一點也不好看,但也強烈表現出他們希望投射出去的實幹、刻苦形象,比起很多亂著衣服、堆砌品牌的藝人,也許這些看似不修邊幅的人,其實更加懂得穿衣之道?

[1.] 其實REFRACT小編完全唔識政治,不過聽講話要加返一句:立法會新界東補選候選人包括:鄧家彪、范國威、黃成智、方國珊、陳玉娥和趙佩玉。

Comments

comment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