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日本人眼中,「香港人」原來都幾吸引?

2018-03-22T12:36:31+00:00

近日微博上出現一些民眾Cosplay二戰皇軍的相片,引起不少內地網民鞭韃他們「棄祖忘宗」。連外交部長王毅都對傳媒說,這些人是「中國人的敗類」。在爭議之中,出現了一個詞語:精日。例如「這些精日份子完全不顧中華民族大義」,所謂精日,即是「精神日本人」的縮寫,指那些愛好日本文化、喜歡到日本旅遊、熱愛ACG的中國人,認為他們雖然是「炎黃子孫」,卻是精神上的日本人。網絡上似乎又引起一陣反日浪潮,搞到共青團的官方微博要出來帶風向滅火,表示大家要「理性愛國」:「喜歡優秀的日本文化等行為,為什麼會被人說是精日?團團在這裡要明確告訴你,完!全!不!是!」

▍香港人也是精神上的日本人?

至於香港人又是不是「精日」呢?早於60-70年代,我們的流行曲已經是大量取材於日本流行曲,譚詠麟和張國榮的大量經典金曲,其實是日本歌。在那個時代,大家早已浸潤在日本的流行文化。之後的動漫浪潮,更是陪伴一代又一代香港人成長。香港人有多喜歡去日本旅行,就更不用說。在香港街頭,我們聽到普通話的機率可能更高,但在日本的一些大城市,我們反而經常會在街頭巷尾聽見廣東話。

日本國家旅遊局在去年公佈了2016年的旅遊統計,發現香港人在16年的訪日人次多達183萬;有超過兩成的遊客有10次或以上的遊日經驗。還有化妝、潮流、用語、設計、劇集……真是笑甚麼,我們都是精日。

▍中國的「精日」史

那麼中國內地民眾的「精日」,是不是後來才出現的呢?其實又不是。如果大家有看《男人四十》,張學友在課堂是這樣介紹中國大文學家魯迅:魯迅係第一代去日本Shopping的潮人。其實在清末民初,文人已經「哈日」成風,很多學生如果負擔不起去歐洲留學,也就會選擇去日本。魯迅都去過日本留學。政治革命家傾心日本的君主立憲制、思想家愛慕日本引入的新思潮、翻譯家嘗試抵制日本創立的「和製漢語」,但是失敗,口裡說不,但是最後都只能身體很誠實;現在例如「社會」、「經濟」、「物理」等日本人創造的漢字用法,已經在中國落地生根。不用和製漢語,我們甚至無法出口成文。

孫中山在革命初期,與日本人的連結,很多人都知道;蔣介石也自稱在日本讀過軍校;毛澤東如何評價皇軍,又有很多人聽說過。日本與中國建交以來,其實都有過一段親密時期,70年代日本人對中國人亦頗有好感。之後雙方為何又再揚起「歷史問題」呢?可能是雙方都開始開始重建自己的民族主義?總之久不久兩國的反日反中份子都會久不久就發作。

▍原來近年日本人都很喜歡來香港迫

在香港,我們要堅決擁護一國兩制呀。相信大家問自己都會知道,自己對日本的感覺有多良好;至於日本人對香港呢?根據旅遊局統計數字,近年來港的日本遊客竟然開始上升。2017年首季,日本旅客訪港人數狂升20.9%,究竟點解?原因眾說紛紜,REFRACT小編都不知道。不過就我們早前訪問過的日籍藝人Soko [1],他跟我們說,他都很喜歡香港人和香港。在日本人的眼中,香港很自由,香港人又很豪爽、不拘小節,沒有日本人那麼大的社會階級分野,所以他們除了喜歡香港的景點、自然環境、「舊中華風」的舊區景物,其實他們也喜歡香港人。

也許在日本人眼中,香港最漂亮的風景也是「人」。

Comments

comment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