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冚球剷」動漫遠祖——《惡魔人》新作登陸Netflix

2018-03-22T12:28:29+00:00

Netflex在1月釋出《惡魔人》動畫新作《DEVILMAN crybaby》,這套在70年代出生的短篇作品,可能比起很多年輕網友還要老,但原來我們不需要讀過漫畫,我們就已經浸潤在《惡魔人》的影響力之中。

Netflex其中一張宣傳海報,是用各種受到《惡魔人》影響的動漫標題,構成惡魔人的爪,非常型格,稱之為「惡魔人的系譜」,包括《新世紀福音戰士》、《最終兵器彼女》、《銀魂》、《虛無戰記》、《地獄先生》……等等不能盡錄。作者永井豪說,《惡魔人》誕生的70年代,動漫仍然是相對「少年向」,較少「成人向」作品,《惡魔人》講述人類與惡魔融合,成為異類,最後在兩個族群之間兩面不是人的設計,大大影響了後來的作品。例如近年的《寄生獸》、《進擊的巨人》,就完全是向這個設計致敬。

▍呼喚「全球冚家剷」的先驅

但《惡魔人》的深度則更超出於這一層「族群衝突」,走出「惡魔本位」和「人類本位」,因為主角「不動明」變成惡魔人之後,雖然曾經打算保護人類,但人類因為恐懼惡魔而展開獵巫行動,主角的親朋好友因為收留他而被暴民虐殺,令他開始懷疑人類根本不應保護。後世動漫作品中,已經出現到變成老生常談的「人類是無可救藥」、「不如電腦大爆炸全球冚家剷」的自絕思想,也可以在《惡魔人》的原典找到先驅。

永井豪在作畫方面完全不保留地呈現暴力和色情,再涉及當年的美蘇核戰元素,帶動了成人向、「黑化」類型動漫的雨後春筍。小編最喜歡《惡魔人》的地方,是它非常短篇,原版故事只有5卷,不會拖,也不會出現《全職獵人》式爛尾,在這短篇幅卻能寫出大量劇情「神展開」,巴黎鐵塔反轉再反轉:另一主角「飛鳥了」本來一集就死,是路人甲,但後來卻變成重要主角,之後更發現他是終極Boss撒旦,只是將自己的記憶封印,藏身於人類世界——這個同伴分裂,變成死敵的設計,也在之後的動漫史中不斷迴蕩。

▍還有雪兔哥哥?

還有人格塑造、記憶自我封印這個劇情,其實在風格完全不同的《百變小櫻》(1996-2000年連載)都可以見到:一直像路人甲的普通人「雪兔哥哥」,到最後卻發現他是「月」魔力不足時的化身。不知道是否小編想太多,雪兔哥哥的設定,也充滿飛鳥了陰柔甚至雙性形象的影子。

▍電影版狂蝕 動畫版無事

據說《惡魔人》曾被視為「無法映像化」的作品。就像很多漫畫的電影改編,《惡魔人》在2004年的電影版也被視為黑歷史,當年電影版被一面倒負評,狂蝕五億日圓,製作公司東映株式會社因此片而股價急跌,當年北野武說:「『超級惡魔人』、『性愛狂想曲』、『西伯利亞超特急』及『北京原人Who are you?』成為日本電影史上『四大笨蛋電影』。」

作家山本弘則說:「『超級惡魔人』是一齣非常值得有意製作電影者參考的電影,因為只要看了,便能明白什麼是製作娛樂電影時絕對不能犯下的錯誤。」綜合目前的網絡迴響,最新的動畫版《crybaby》沒有重覆犯上人類的錯誤,發揮正常,無事,無問題,可以安心服用。

Comments

comment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