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走族:公路浪客的異色美學

2018-02-08T17:57:33+00:00

很多人都覺得暴走族汽車是「飛仔車」,只有小混混才會將車改裝成這樣,對之嗤之以鼻,甚至避之則吉,另一部份人如筆者則對它們情有獨鍾,尤其是貨車,散發著一種街頭的「型」和「美」。

暴走族汽車源自日本,汽車被加上「大包圍」,即是誇張的頭唇(車頭防撞竿)、裙腳(車身兩旁下方)和尾翼,加上咆哮的排氣喉和色彩鮮豔的內飾,就成為了典型的暴走車。暴走族(Bōsōzoku)由廣島的霹靂族演變而成,原爆帶給當代年輕人創傷,暴走文化結合了年青的叛逆和對戰後創傷的發泄和自憐,但他們並不是一羣鬆散的嘍囉,而是很有組織,隊員有制服,裝扮髮型亦自成一格,聯羣結隊開著誇張的改裝車在馬路上進行比賽、蛇行、飄移等非法行為,因此很多人都覺得他們是小混混,加上他們很多都跟黑幫有聯繫,而成員一般都在21歲以下,以逃避法律責任,不過很多成員都身不由己,慢慢變成黑幫的一份子。在日本汽車業起飛的70-90年代,是暴走族的盛世。

至於暴走貨車(Dekotora)的來源卻與叛逆無關,而是出自實用。日本四面環海,盛產海鮮,連帶海鮮運輸業亦相當蓬勃。為了減低海水的侵蝕,很多司機都在貨車車身上蓋上薄鋁板或電鍍組件。其他貨車司機覺得電鍍組件令貨車看上去更型,結果紛紛效法安裝,更在貨斗上塗上和式彩繪、全車內外的燈飾和暴走族汽車的配件如誇張的「大包圍」和內飾等。若說暴走族汽車代表叛逆,暴走貨車則反映低下階層的藝術。貨斗上的和式彩繪圖案有傳說的鬼神、浮世繪、與橫須賀褸刺繡相似的圖案等等,充份反映了日本傳統文化。除了電鍍組件、彩繪等,車主還會把駕駛室打扮得美侖美煥,甚至安裝水晶燈,就像家一樣。這些裝置都並不便宜,但貨車司機待在車裏的時間比待在家裏的還多,投資在這些裝飾上也算是「男人的浪漫」吧。

隨著日本警方嚴厲打擊,飆車的暴走族已經買少見少,加上少子化,暴走族汽車和貨車漸漸變成上一代的玩意,取而代之的是所謂「痛車」,即是將車貼上或塗上動漫人物的樣子,看見一部部跑車被貼上各類動漫人物(例如Hello Kitty),車迷們想想也會覺得「心痛」吧?

香港有部份車主都會安裝「大包圍」或電鍍配件,但香港法例嚴格,少少改裝也會被拘捕,又或不能通過驗車,而且暴走車容易被引起警察注意被截查,所以暴走車在香港也是少數,就算安裝組件也是一件起兩件止,並不如日本的那般誇張。

世界各地的司機也很喜歡為自己的座駕打扮,就像美國,也有類似日本暴走族的反叛改裝汽車,例如LowriderHot Rod,前者將汽車的懸掛系統改裝,令汽車行駛時像野馬一樣蹦跳,後者則是將大馬力引擎安裝在老爺車上,兩者都有著鮮豔的顏色,讓車主駕著汽車招搖過市。巴基斯坦人也很喜歡裝飾他們的貨車,但他們改裝不是因為叛逆,而是出於對神靈的尊敬,師傅用顏料一筆一筆在車上畫上顏色鮮豔的圖案,將貨車變成一座活動寺廟一樣,十分有特色。而隨著香港的巴基斯坦人口增長,他們不少也加入運輸行業,雖然他們不能將貨車改裝得像祖家的那樣鮮豔,但他們也把傳統裝飾帶入駕駛室,甚至有香港本土的司機效法,這可是民間最直接的文化交流呢。

外地有不少汽車、貨車的聚會,車主都很落意分享,筆者十分希望有機會可以親身感受,可惜在香港,這種玩意不被重視,暴走車車聚往往被警方視為眼中釘,剛過的除夕,一隊慶祝倒數的暴走貨車就被警方「拉人封艇」了。喜歡暴走車並不一定是黑幫,就如有紋身的也不一定是壞人吧。

Comments

comment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