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白、許多灰——犯罪的都市到底在韓國還是中國

2018-01-25T17:20:46+00:00

韓流襲地球已非昨日之事,在電影方面,如《無聲吶喊》、《屍殺列車》及《與神同行》等等幾部作品皆膾炙人口,同為韓國電影的《犯罪都市》(The Outlaws,下稱《犯》),也乘著這股韓風飄然抵港。

《犯》在韓國被稱之為票房奇蹟的黑馬,筆者有幸觀賞優先場,也就明白這部作品票房大收的原因。《犯》的演員演出精湛,許多影評亦已力讚,但筆者認為戲中有不少其他玩味之處,像角色的象徵意義,劇情安排交代的含意,都值得細味,尤以這部電影角色的性格刻劃,對韓國人跟中國人之間的偏心描述,顯而易見。

白色的、灰色的,韓國人、馬東錫

《犯罪都市》改編自2004年的真實黑幫事件,講述來自中國哈爾濱的黑道三人組突然於南韓出現,猖狂地在首爾黑道手中搶地盤、不斷大開殺戒,破壞當地黑白兩道原有的「恐怖平衡」。以《屍殺列車》一舉成名的馬東錫飾演的男主角馬石道,則要以有限時間和人力,將這群外來勢力一網打盡。

馬石道身為警局副隊長,理應守法守義,他卻常常於灰色地帶之間遊走,動用私刑逼供、當值時尋歡作樂、使用偏鋒方法查案,又會打黑社會跟上司荷包去益下屬跟小商戶,把法理與人情操縱於股掌之間,反映社會許多秘而不宣的潛規則——世界並非如此非黑即白,還存著著深淺不一的許多灰。

但是,馬石道的一舉一動無一不是考慮妥善各方利益。此外,就算黑幫中人或是陪坐小姐,亦有情有義,會為自己人挺身而出。在馬石道恩威並施的手段下,韓國黑幫之間或是與商家警方之間,維持著微妙平衡,全因大家只為求財求存,不願害命。

黑色的,中國人

反觀戲中中國非法移民的形象,彰顥出對中國的踐踏批評,極為辛辣且無處不在,從哈爾濱三人組到小店店員下場,到警察的行徑指涉與及女性形象的展現,可讀的地方太多太多。以張晨為首來自中國哈爾濱的極惡三人組大肆虐殺,苛收保護費,毫無血性,貪得無厭,更打破了黑幫之間的勢力均衡,本來尚算平靜的首爾社會,被他們搞得雞犬不寧。

最慘遭到毒手的,也是中國人自己打中國人、中國人憎中國人,及至營造走私販毒的中國警察形象,到毫無掙扎就委身的中國女士,都可見一種深刻的負面刻劃。

與哈爾濱三人組對抗的首爾黑道,大多是由非法移民到韓國的中國朝鮮族組成。電影中最先被「處刑」的小混混,在向哈爾濱黑道老大求情時,提到大家都是「同鄉」,他的手下卻隨即回應,他們老大最憎恨的,就是「同鄉」。然後,就「手起刀落」。電影中的「中國警察」,甚至被描述為借用出入境免受審查的外交豁免權來「走粉」(走私販毒),並誠邀韓國黑道幫忙做「拆家」,有錢齊齊搵。

當然,這是韓國的電影,捧韓眨華的著墨,其實自然不過。但諸多安排,讓人不禁聯想,到底真正犯罪、真正極惡的都市,指涉的是韓國,還是中國。

鬥力?亦鬥智;嚴肅?亦詼諧

戲中可讚地方不少,電影在韓國被列為19禁,不因畫面色情暴露,卻因寫實血腥。除了動用私刑的場口外,更加上殘酷的殺人畫面與及拳拳到肉的埋身肉搏,放大於大銀幕上,著實動魄驚心。警匪片的劇情是可期的,加上這是真實黑社會事件改編,自然有打鬥場面,結局亦在預料之內,但戲裡計中有計,擺脫常見以黑白兩道打鬥為主軸的形式,處處鬥智,高潮迭起,實在有驚喜之處。

其次,戲裡伏筆對比及高潮處理頗為流暢,馬石道「獨特」的調停手腕,有趣對白,能夠博君一笑,調節劇情節奏,舒緩了大銀幕近在咫尺,虐殺場口刀起刀落之間的留白想像帶來的官能刺激。

黑?白?灰?情勢所逼?自由選擇?

太陽底下無新事,電影中映照的社會議題其實不少,也並非獨在韓國發生,像成龍主演、爾冬陞編導的《新宿事件》,也是寫華人在異地(日本)聚居,漸漸建立黑幫造成的社會問題。似乎中國人非法移民外地,聚結成惡,也是常事。警察濫刑,遊走灰色之間,黑社會徵收保護費,榨取平民、黑白合作、娛樂埸所幕後操作,也偶見於新聞,並不單在韓國發生。

「對蘇寶因來說,世上只有兩個顏色,白與黑,只有兩種人,只有兩種人,好與壞。」這是亦舒小說《黑、白、許多灰》的封面摘錄,現實,並非二元對立,就如黑與白之間,還存在著深淺不一的許多灰。戲中馬石道白中帶灰,不是完全清白無過的警察,但卻是為了白的一面而染灰。但到底每個人要染上何種顏色,是為勢所逼,還是個人選擇,就交由看倌再行思考。

Comments

comment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