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lender Man:一場由改圖引發的全球大騷亂

2018-01-08T13:27:32+00:00

《Slender Man》電影即將於本年中上映,某程度上再次炒熱了這個半「 #夜冷」的題材,同時亦令人覺得既諷刺又極具象徵意義。Slender Man由當初的兩張改圖,變成風行網絡世界的集體創作,其後蔓延全球並引發連翻騷亂,甚至接二連三發生Slender Man殺人事件,如今卻成為了一套商業電影,大搖大擺登上大銀幕。

長久留意網絡文化的人,相信不用等到電影出現,也早就認識這位身型瘦長,沒有面貌,穿著黑色西裝不斷監視人類的Slender Man。傳說中,Slender Man會四出誘拐小孩,有時是一個,有時則可以是集體兒童綁架,而見過它的人也總是非死則傷。

雖然過去亦曾有不少都市傳說改編為電影,例如《黑超特警組》(Men in black)三部曲,但Slender Man和一般都市傳說最大不同之處,就是它其實是源於網絡創作的「偽都市傳說」。

Slender Man是由Eric Knudsen 於2009年創作的Internet meme。當時Eric Knudsen化名為Victor Surge,於論壇「Something Awful」參加一個改圖比賽。比賽的規例是要經改圖,令日常生活的普通照片變得恐怖。

Victor Surge在論壇上刊登了數張聲稱是經考據得來、攝自80年代有關Slender Man的相片(當然是他本人ps的),並指有大量兒童在Slender Man出現後消失。由於形容疑幻似真,不同網民加入考據行列,不斷「發現」其他關於Slender Man的「史料」。

作為Meme/Creepypasta,Slender Man事實上是一個網絡集體創作。Eric Knudsen對Slender Man的形象、行為並無絕對控制權,而是任由網民自由演譯,如此下來,日後的Slender Man就彷彿擁有自由意志的生物一樣,不斷「生長」,並在不同的都市傳說、口耳相傳、照片、遊戲(連Minecraft也有它的身影),或偽紀錄片中出現。

既然是由人創作出來,亦即是Slender Man並不存在吧?卻又未必。HBO於2016年曾製作紀錄片《Beware of the Slender Man》,探討Slender Man引發的殺人事件。沒錯,是真紀錄片而非偽紀錄片——過去,曾多次發生兒童因Slender Man而試圖殺害家長、朋友的事件。這些兒童不約而同地熱愛、沉迷Slender Man文化,他們殺人,就是為了祭祀、或取悅Slender Man,甚至有人報稱是直接受到「Slender Man」指示而殺人。

Slender Man的故事,在在令人聯想起今敏《妄想代理人》的劇情:正當人人都說自己被手持金色球棒的少年襲撃,最終這位因集體想像(妄想?)而生、手持金色球棒的少年真的出現了。

實在難以解釋,生於虛擬的Slender Man為何能夠走到現實唆擺他人殺人。假如不從超自然的方向思考Slender Man(不然就會變成恐懼鳥),我們只能將事件視為「日有所思,夜有所夢」式的「自我實現」。

由於Slender Man被網民集體創作得太過真實,接收到相關資訊的兒童信以為真,基於幻想而動手殺人;在殺人事件出現後,經過各大媒體繪形繪聲的報導(例如被香港某媒體報導為〈年僅12歲 為證網絡傳說非虛構下毒手 兩魔童插同學19刀獻邪神〉),再度深化了Slender Man的恐怖形象並引起其他模仿犯。

Slender Man就是一個活生生的「#超媒介」例子,演活了一個由photoshop改圖而生的角色如何「獲得生命」,離開電腦螢幕並走到現實世界;Slender Man強調了網絡文化的影響力,同時亦突顯了其可怕之處

而且,Slender Man似乎又印證了布希亞(Jean Baudrillard)非常著名的擬像(Simulacra)理論:現代社會的現實與虛擬,早就分不開。創作Matrix(廿二世紀殺人網絡)的The Wachowskis(抱歉又要重提,她們當時是Wachowskis Brothers)時,曾特別指名他們參考了布希亞的擬像理論,令Baudrillard本人火冒三丈,原因是布希亞認為Wachowskis誤解了他的理論不止,還要四處宣傳。

Wachowskis的Matrix假定了現實世界是虛擬世界(母體),而母體這個虛擬世界以外有一個真正的真實世界。布希亞卻認為,假如虛擬與現實是可供穿梭,但獨立運作的兩個世界,就根本不會分不開。布希亞所指的,是現實與幻想完全混淆,仿真和擬像的事物取代了真實,甚至令真實不再存在的世界。

Slender Man,正好就是現實與虛擬混淆的絕佳例子。

Comments

comment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