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知道地鐵的背景音樂是甚麼嗎?

2018-01-29T15:09:36+00:00

不完整的聲音,就好像失去了的愛一樣。在我們身邊的環境、身處的土地中,有甚麼聲音,你知嗎?例如地鐵車站大堂,其實一直有播放背景音樂,每天乘搭的香港人,卻因為忙著上班上學、忙著關注手機螢幕,而很少留意。也許,當你發現這些身邊的聲音時,整個環境的拼圖,才算完整。你甚至能夠從中得到啟發,將其轉化為創作的靈感——正如《三城誌》的《四季》一樣。

港鐵在車站大堂播放背景音樂大概是由2006-2007年開始,當時正值兩鐵合併初期,播放音樂有帶來新風氣的感覺,同時也有抒緩情緒的效用。各車站選擇播放的曲目各有不同,既有古曲音樂(如Canon in D),亦有原創樂曲,播放的曲目也會定期更改。因此,不同時間到訪同一個站,也有機會聽到不同的歌曲。

這些不為人知的聲音,卻能成為創作的靈感。偶然地,香港舞蹈團駐團導師/舞者謝茵在港鐵上環站和杏花邨不約而同地聽到同一首古典樂曲——Vivaldi的《四季》,啟發她創作出同名舞蹈——《四季》。

《四季》,其實是香港舞蹈團的最新計劃《三城誌》的其中一部份。顧名思義,《三城誌》的主角就是三個城市,包括香港、台東,及首爾,來自各地的舞者遠渡來到香港,上演一場港台韓三地文化交流的舞蹈表演。

為《四季》編舞的舞者謝茵,希望將香港的美呈現給觀眾——將香港引以為傲的海放在舞台之上,讓觀眾細賞。在古典樂曲《四季》的聲音偶然傳入舞者謝茵耳中前,她一直不知道港鐵背景音樂的存在,她驚訝地發現自己過去錯失了太多身邊細節,亦嘆息香港人雖然一直生活在香港,卻缺乏對環境的連結,很少欣賞香港的美——事實上,香港的自然環境保護得比鄰近地區好得多。

謝茵雖然是廣州人,但已在香港生活、工作了接近16年。她帶有猶如艾敬的歌曲《我的1997》中面對香港的複雜心情,於1997年首次來港。謝茵在通車過後不久的青馬大橋觀望台上望向對面山,看著風吹過植物、陽光曬落地上,以及海的動態,她深切體會到風、陽光,還有海的美麗和重要性。這些風光的美,震撼她的腦袋,香港的自然氣色驅使她決心要來港生活,結果她於2002年加入香港舞蹈團,一待就是16年。

「海、時間,和風,它們都比人存在的歲月長得多。」謝茵說。這些記憶、這些香港人應該珍惜的自然環境所拼湊而成的畫面,就成了舞蹈《四季》。

《四季》以安徽的民間傳統舞蹈「花鼓燈」為主軸,配合古典樂《四季》,為觀眾呈現香港的春夏秋冬。東方舞蹈結合西方古典樂,本來就是相當破格的嘗試,兩者很難說有甚麼直接連繫,可以說是出於編舞者謝茵的直覺,然而,東西合璧形成的獨特結果,卻是沒有衝突、互相調和的和諧畫面。這一點,亦與同樣以東西合璧引以為榮的香港不謀而合。

事實上,《三城誌》當中來自三個城市的作品,同樣沒有直接連繫,本來的初衷,就是香港舞蹈團欣賞過台東的布拉瑞揚舞團以及韓國編舞家韓孝林的舞蹈表演後大受感動,於是決定邀請他們遠渡來港。結果加上全新的原創作品《四季》,成為了《三城誌》。

「本來想將系列命名為亞洲傳統,卻被同事白眼(笑)」香港舞蹈團藝術總監楊雲濤笑言。由亞洲傳統到三城誌,避免了為三組舞蹈賦予過大含義,而且,也是一種留白。雖說三組舞蹈沒有直接關係,但其背後的故事都不約而同地與海、與人所身處的環境有關。本來,每個人對環境的感受也不一樣,觀眾欣賞表演後可以留有空間自行尋找、思考三地的連結,當然比設有框架更好。

當初的地鐵配樂,轉眼化身為舞臺上的舞蹈。謝茵提到,當時她在地鐵聽到的是Vivaldi原創的《四季》版本,但她覺得Vivaldi的《四季》,只能呈現出「當下的四季」;而她編排的舞蹈《四季》則是用了作曲家Max Richter於2012年重新編曲的版本,原因她覺得Max Richter的版本有一種「回望的感覺」,更是令人動容——在2018年,回望1997年的記憶,謝茵呈現在舞台上的海,也許不是當下的海,而是她在1997年於青馬大橋上極目遠眺的那一個海?

_______

港台韓交流舞台《三城誌》將於2月2日至4日假葵青劇院演藝廳上演,詳情如下:
時間:2018年2月2-4日(五 -日) 晚上7:45
2018年2月3-4日(六 -日) 下午3:00
地點:葵青劇院演藝廳
票價:$280 $200 $100
門票現於城市售票網發售|網上購票 www.urbtix.hk

Comments

comment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