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炭麗琪的最後一夜?3月Sónar告別演出

2018-01-22T21:33:05+00:00

「火炭 麗琪 Inhale 閉氣」,幾乎可以說是2017年最為香港大眾熟知的Hip Hop Verse。「FOTAN LAIKI – “🔥火炭麗琪🔥” ft. YoungQueenz」的爆紅,令很多平常未曾接觸Hip Hop的香港人成為「忽然Rap迷」,開始討論、留意本地說唱。要說火炭麗琪引領了本土Underground Hip Hop走入香港主流的視線範圍,也許不算過份,然而,這一位話題人物,卻選擇在Sónar Hong Kong 2018舉行她的引退表演(possibly)。

為什麼是Sónar Hong Kong 2018?有人會將Sónar定義為「電子音樂版Clockenflap」,事實當然不可能那麼簡單,因為就算稱之為音樂節也不完全正確——除了電子音樂之外,創新科技、數碼文化,以及視覺藝術等等,都是Sónar的核心——它是一個超越單純聽覺、跨越不同感觀的「 #超媒介 」活動。融合音樂、文化、科技與創意產業的Sónar,也許就是建基於網絡文化而爆紅🔥的火炭麗琪的最佳退場之地。

Sónar相對起Clockenflap,沒有那麼受香港人「 #注目 」,但論創意、前瞻性、新鮮感,和歷史,也許是Sónar比較優勝。其實,Sónar早於1994年在巴賽隆拿首辦,至今已有24年歷史,它較少被港人認識,是因為Sónar於2017年才首次被引入香港。即將於今年3月在香港科學園舉辦的Sónar Hong Kong 2018,只不過是第二屆而已。

Sónar Hong Kong的Line-up策略與Clockenflap相似(畢竟是同一群搞手),以近日公佈的2018年First Line-up為例,就是以有望確保「票房收入」的「天團」,例如法國電子音樂人Laurent Garnier、美國當紅DJ The Black Madonna,和來自日本的Mouse On The Keys等等作核心;配合一些相對冷門,但有「Niche」的組合,例如Jacques、Keys N Krates,以及來自德國柏林,卻以廣東話說唱而廣受香港人關注的Symbiz;再加上一眾本地薑,例如Tedman Lee,以及「魔性話題人物」火炭麗琪。陪伴她上台的,還有年僅19歲的DJ兼Producer Kelvin T(Kelvin T喎,你冇聽過?有冇搞錯啊)。

Sónar對火炭麗琪的簡介提到, 當日可能是她的最後一次演出。她的突然引退,雖然頗為可惜,但某程度上也值得支持——畢竟火炭麗琪既不算是正式的Rapper,更不是Producer(最多可以說是DJ?),卻一直站在香港Indie Hip Hop 鎂光燈的最前排,備受香港人注視。

《🔥火炭麗琪🔥》的出現是一枚震撼彈,一次對香港人耳朵的massive attack。雖然它的曲風、題材、MV風格,在國際已是主流,但是,對音樂的理解仍然停留在8、90年代的大多香港人,卻從未看過/聽過類似《🔥火炭麗琪🔥》的音樂,因此,才會覺得驚為天人。

火炭麗琪開闊了香港人的視野,簡介提到她是「魔性話題人物」也確實沒錯。她成功創造大量話題,促使港人關注、了解香港Hip Hop,並開始尋找更多本土Rapper的作品:例如有人因《🔥火炭麗琪🔥》而認識Wild$tyle,從而追本溯源到YoungQueenz、Triple G;又或是從《FOTAN LAIKI & 柒羊- “唔撚鐘意”》,尋回少爺Gang的柒羊和大埔奶其(火炭麗琪叫火炭麗琪就是因為他)等等香港Underground Trap Star元祖的其他作品。雖然有點「本末倒置」,但從結果看來,已對本土嘻哈帶來極好效果。也許火炭麗琪正是時候「急流勇退」,在開路之後,為更多本土Underground Trap Star讓路。

在這個時代,成名並不如你想像中那麼難,但成名後也不易過。火炭麗琪的真,令她受到很多人喜愛(當然,反之亦然),她由My little Airport於2016年推出的純愛專輯《火炭麗琪》開始嶄露頭角,到2017年於《🔥火炭麗琪🔥》忽然成名,受盡各大媒體專訪、報導,歷經高山低谷人情冷暖(#以前無人理我做過窮閪 #見我而家出名個個湧埋尼 #需要你果陣你去左邊你收皮)。也許到了2018年3月Sónar的告別演出,對火炭麗琪而言,會是連串感嘆號之後的一個完美的句號?

Comments

comment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