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愛FIJI WATER,但FIJI WATER愛你嗎?

2018-01-08T15:25:07+00:00

一年一度全球快樂指數又公佈,香港在全球排尾七實在不意外,應該說只排尾七,也算不錯。香港生活壓力大、土地問題嚴重、收入持續低迷,連以天價購買的東江水,也有機會含鉛,相當可憐,相較之下,又怎比得上南太平洋的斐濟人那麼幸福。這次斐濟再度榮登全球最快樂國家寶座,結果同樣不令人意外,畢竟斐濟人每天都能飲用美學(A E S T H E T I C)之水——FIJI WATER,當然幸福又快樂。

FIJI WATER自命不受塵世污染、清純又健康,雖然物理層面上能不能令身體健康就不得而知,但FIJI WATER的美學,絕對能令人精神健康,達到洗滌心靈之效。「Art as Therapy」早已在西方社會大行其道,只要每天花15分鐘去細心欣賞FIJI WATER的設計美學,已可以紓緩情緒。坊間甚至有「清純好似FIJI」的說法,用來形容品格純情如胚胎的人(例如火炭麗琪和REFRACT小編)。

FIJI WATER受盡一眾熱愛Vaporwave的精神少年(Spiritual Teenagers)愛戴,其實它走紅的原因與Arizona Iced Tea相當類似,就只是因為樽身符合Vaporwave美學因而大受歡迎。只不過,相比起本身在配色、東方想像方面就非常Vaporwave的Arizona Iced Tea而言,FIJI WATER相對比較低調,但總之FIJI WATER就是A E S T H E T I C。

不過,與Arizona Iced Tea最不同、亦最可惜的是,FIJI WATER從來沒有關注過Vaporwave群體的存在。Vaporwave社群對FIJI WATER,就像傾慕者對女神的單戀。就算日日夜夜製作多少FIJI WATER的meme、為它改圖,甚至將它印成T Shirt穿上身,都是徒勞無功——無論投入多少愛,也得不到回報和青睞——FIJI WATER堅決地不會為Vaporwave作出任何改變

有人曾問:「你愛國家,國家愛你嗎?」美學愛好者同樣可以問:「你愛FIJI WATER,FIJI WATER愛你嗎?」由此至終,FIJI WATER的目標顧客,都是社會名流、達官貴人,他們更以荷里活名星、美國前總統奧巴馬也愛FIJI WATER為榮。他們一直期望做到的效果,是一旦會議、講座上供應的飲用水是FIJI WATER,該活動的格調便會立刻提升的附加價值。

正因如此,FIJI WATER也許看不起Arizona Iced Tea為了Vaporwave 社群而改變整個營銷方針,轉而生產滑板、手機殼、T Shirt的造法。畢竟,Arizona Iced Tea是以只售美金$0.99見稱的低端飲品,FIJIWATER卻定位為貴得FIJI人難以在日常買得起的高端飲用水。

沒錯,斐濟人日常難以買得起樽裝斐濟水,所以嚴格來說斐濟人每天飲的水,應該不是「斐濟水」(FIJI WATER),而是「斐濟的水」(Water from Fiji)。而且,FIJI WATER雖然叫FIJI WATER,但當然不是斐濟品牌,而是來自美國的大企業。他們只不過是用斐濟的深層地下水為賣點,半壓迫地讓當地人為他們工作(背後的故事非常悽慘,死了很多人),然後讓他們賣水給美國人飲。

但總而言之,多喝水總是對身體好的。奉政府喻,香港人每日最好飲八杯水,村上春樹也曾在《黑夜之後》和《1973年的彈珠玩具》中提醒大家要「慢慢走,多喝水」(ゆっくり歩け、たくさん水を飲め)。Vaporwave社群不太健康,可能就是飲水太少(因為FIJI WATER太貴,不可以天天喝),而飲太多Arizona Iced Tea所致。

理性地想,FIJI WATER真的值得愛嗎?我們沒理由為了一樽水而放棄整個萬宜水庫。但是,愛就是不保留,Vaporwave總是對FIJI WATER投以無條件的愛,也許總有一天,FIJI WATER也會回頭一顧?

Comments

comment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