模糊現實與虛擬:Blair Witch如何騙倒所有人

2018-01-11T19:00:21+00:00

有一種恐怖,叫偽紀錄片(Pseudo-documentary)。

「Hate It or Love It」,偽紀錄片從來是評價兩極的片種。大多偽紀錄片均由手提攝錄機拍成,技術含量低,畫面又粗糙。討厭的人認為它以「偽紀錄片」之名來掩飾電影的低成本製作,為缺乏鏡頭調度技巧、拍攝手法稚嫩等問題開脫;喜歡的觀眾,卻深深明白有些題材,就是要以偽紀錄片方式拍攝才能準確描寫到當中恐怖。

以偽紀錄片的「最佳」典範、1999年的《The Blair Witch Project》(譯作《厄夜叢林》或《死亡習作》)為例,這種以都市傳說為主題的故事,就相當適合以偽紀錄片形式拍攝,因為只有這種拍攝手法,才能善用都市傳說的特性——將現實與虛擬的界線模糊。

界乎現實與虛構之間的「Blair Witch」

當然我們今天很清楚《The Blair Witch Project》是一套虛構的恐怖電影,但對1999年的不少觀眾而言,它卻是一件「真人真事」。

對當時很多觀眾而言,電影中的三位主角並不是演員,而真的是三位電影系學生。他們為了拍攝紀錄片而深入森林,探尋「Blair Witch」傳說的線索——一位專門綁架兒童(或引誘他人綁架)的魔女。

結果,他們再也沒有離開森林。三人落得全體失蹤的下場,屍體從未被世人發現,但三人拍下的錄影帶卻在事發後重見天日。錄影帶中的他們最初還神色自若,後來他們在森林深處迷失方向,漸漸地,怪事不斷發生。三人的情緒變得緊張,甚至有人失蹤,而且,他們察覺「有人」正在監視他們……上述內容,就成為了電影《The Blair Witch Project》。

彷若「真人真事」是《The Blair Witch Project》爆紅的重點,廣告行銷、網絡宣傳自然必不可少。片商不斷渲染Blair Witch傳說和三位學生身份的真實性,透過假新聞散佈疑幻似真的氣氛,令人相信三位學生真的因為神祕原因,而在森林深處失蹤。結果在上映後不久,就在美國創造了爆炸性的話題。

電影全程以手提攝錄機拍攝,觀眾可以從中切身感受臨場感,而拍攝的技術之低,亦令人容易相信它真的是業餘學生所拍攝的作品。部份觀眾會將事件當成真人真事因而入場觀看,即使是不相信的人,也會因電影的話題性而產生興趣,而且,觀影後更會被電影的真實感吸引。

Blair Witch騙倒的不只是觀眾

《The Blair Witch Project》的真實感,令Blair Witch騙倒的不只是觀眾,還有演員自己。

三位演員雖然都是素人,但表現極有信服力——事實上,他們在電影中流露的恐懼、擔憂,不少都是發自內心的真實感情。他們並不知道故事的完整劇情,只能間歇性地知道自己的劇本,更對另外兩人的劇本完全不知情。而且,攝影師更會藏在演員難以發現的暗處拍攝,令他們處身的環境盡量接近現實。

長期於森林深處拍攝,演員自然容易融入故事,可以入戲並勾起真實感受,面對其他演員的怪異行徑,他們亦只能以臨場發揮,也許演員們曾有一刻疑問:「雖然導演說Blair Witch傳說只是虛構出來,但萬一Blair Witch真的存在?」

記得過去曾有文章提過Slender Man的都市傳說嗎?Slender Man與Blair Witch同樣源於創作,但是Slender Man卻真實「存在」——它雖然沒有實體,卻能超現實地存在,並影響現實世界的人的思想,甚至行為。例如指示兒童殺死家長、朋友來祭祀Slender Man。同樣道理,只要你相信,Blair Witch就可以無比真實地存在。

這種模糊現實與虛擬所帶來的真實感,就是偽紀錄片引人入勝之處。其實,無論偽紀錄片、互動式遊戲、VR、甚至是「土炮」的抉擇叢書,它們追求的目標都一樣——就是盡可能模糊現實與虛擬的界線,讓觀眾/玩家完全感受、融入故事。《The Blair Witch Project》在這方面就做得極為成功。

最初的《The Blair Witch Project》,只是一套不被看好、只有地區放映的B級電影,最終卻能走入全美,甚至全球的戲院。令人聯想起近日大熱的《The Room》這部由小眾Cult片發展成全球「熱烈討論」的奇作,截然不同的是《The Room》製作成本足足超過600萬美金,《The Blair Witch Project》卻只是成本約6萬美金的低預算製作的獨立電影。後者最終票房有多達2.5億美金,可說是刀仔鋸大樹,性價比驚人。

日後,愈來愈多人參考《The Blair Witch Project》來拍攝其他偽紀錄片,例如《80分鐘死亡直播》([Rec])系列、Slender Man的佳作《Marble Hornets》等等,質素各有參差之外,亦無可能取代《The Blair Witch Project》元祖地位。畢竟,它的手法、創意,和製造話題的能力,在當年來說是相當新鮮而且具開創性;今時今日,偽紀錄片已變得普遍。

拍電影是燒錢的遊戲,資金當然重要——但不是最重要。以創意走偏鋒,配合良好劇本,準確地擊中Niche Market的話,也許才是成功的首要條件?

Comments

comment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