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年了,小櫻和日本從未忘記香港

2018-01-14T18:20:18+00:00
「天真活潑精靈…」這段有聲的文字相信大家並不陌生,是經典魔法少女作品《百變小櫻Magic Card》的粵語版主題曲歌詞,木之本櫻是除了是本作的女主角,更是日本初代萌王[1.]。
 
小櫻的漫畫、動畫雖然早於2000年結束,但大家從未忘記小櫻,作品本身出色當然是主因。《百變小櫻》以典型的魔法少女故事為基調,卻加入了不同元素,有評論家更讚賞,古羅咭的設定效妙地溶合了現實與魔幻。
 
近日其續作動畫Clear Card篇,時隔18年後再度面世,為大家帶來這個魔法少女升上國中後的故事。Clear Card篇——透明卡篇第一集上映以後,內容講到小櫻擁有的魔法卡全部變了透明,狀似手機螢幕貼,令不少網民戲稱之為新一代MON貼少女。
 
不過細心的網民除了留意到這一點外,更發現小櫻的房間牆壁上,有數張疑似明信片,放大後,幾張圖像一看,如此眼熟,正是你我皆知的廟街、昂坪360、維港跟山頂風景。
 
李小狼有沒有BNO?
 
大家應該還記得,男主角李小狼其實是香港人,可以聯想到,這些名信片,是小狼從香港寄給小櫻的。這個小細節或稱彩蛋[2.],反映製作組除了保留著狼櫻二人異地戀的暗示,還保留了從原作到今日新作的香港元素,而且還原度不低。

甚至在新篇Clear Card篇的漫畫版封面上,小櫻穿著的綠色衣裙,也是顯而可見的中華風設計。 

為什麼百變小櫻中會有香港的元素呢?學者吳偉明在《日本流行文化與香港》中曾經提及,日本人對香港最感興趣的是消失中或已消失的景觀[3.]。尤其在90年代的《百變小櫻》當中,已經可見作者群CLAMP對香港、中華元素的喜好,並且採用了不少。
 
男主角李小狼其實在第8集,才粉墨登場。其戰鬥工具的羅盤及道劍,有不少玩味之處。羅盤源自道家,是用以查勘風水(但道家思想在本文暫不細究),但當小狼發動羅盤時,上面會以香港最通用的繁體字清楚顯示「玉帝有勅神硯四方金木水火土雷風雷動新勅軽磨霹靂電光転」的文字,與小狼香港的出身背景相謀合。
古羅卡當中的The Through 拔之卡的衣裝打扮,更是近似華服,小櫻的不少戰鬥服裝設計,亦有中華元素,男主角李小狼的經其道袍打扮更是印有大大個太極於其上,中華元素的足跡實在是處處可見。甚至在新篇Clear Card篇的漫畫版封面上,小櫻穿著的綠色衣裙,也是顯而可見的中華風設計。
 
約在香港
 
1999年的劇場版《百變小櫻之相約在香港》,就以香港為故事舞台。有人留意到嗎?劇場版中介紹到李小狼家住太平山,又姓李,難道他的出身……就留給大家再去考究推敲。但這部劇場版故事前段對香港的繪畫,尤其是小櫻一行人踏足過的地方,都對香港有相當高的還原。
小櫻一行人在香港所見到的招牌都是以中文漢字去還原,而非日文漢字,如義順牛奶公司等,而他們所去之處,跨越港九,足跡踏遍深水埗到油尖旺到天星小輪到上環,甚至還上了酒樓飲茶,來個一盅兩件(基路仔藏身盅底一幕很是經典)。有趣的是,這些地方既包括已發展的地方如香港島,也有保留仍有舊日香港風味的地區,如雀仔街,反映日本人對香港現代與老城兼存的印象,既描述了已經發展的現實,也未忘舊有的事物,對以往事物的存有一份尊重和保留,構成了如同今日香港一般的現代和傳統混合的城市。
回到今日的透明卡篇,在牆上的照片,也是依然映著新舊並存的香港,有新建的纜車,也有風味十足的廟街。二人重逢,小狼也對小櫻特別說明,已經在香港辦好了手續,以後可以一直留在日本(移民成功?),也可見製作組對小狼來自香港這個設定之重視,甚至在台詞中仍重提了我城的名字。
 
當然,貫徹始終的除了製作組外,還有我們重要的男主角小狼,在櫻花紛飛下,始終抱著小櫻送給他的小熊。新作重新連接了日本對香港想像與情懷外,也重新連接了這對小情人互贈小熊作別的一幕,延續這個未完的故事,且讓我們拭目以待。
 
[1. 日本大型網路論壇2ch(今易名為5ch)於2002年舉辦了初代萌王選舉,由網民從數以百計的二次元女角色之中,票選出最萌的角色,當年的「萌戰」共有680位角色入選,木之本櫻最終以壓倒性優勢獲得冠軍,被封為初代萌王。]
 
[2. 彩蛋一詞源於西方國家在復活節時尋找復活彩蛋的傳統,後來延伸應用在電影、電視劇、書本、光碟、電腦程式、動漫畫或者電子遊戲等等當中圖像或設定諸等細節當中,包含的隱藏訊息或者功能。]
 
[3.吳偉明。(2015)。《日本流行文化與香港》。香港:商務印書館。]

Comments

comment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