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大師》短評:Cyberpunk揉合未來復古 本土科幻古惑仔奇作

2018-01-24T15:25:58+00:00
香港作為Cyberpunk聖地,卻一直缺乏相關的本土創作,相當可惜。近期的本土科幻古惑仔奇作《香港大師》,絕對是讓香港Cyberpunk創作「仆出一條新街」

早年憑「關公大戰外星人」聞名的G.V.A. Creative,一向以拍攝短片為主,首次嘗試拍攝長片的成果,就是近期推出的新作《香港大師》。故事以有「東方之魔窟」之稱、2047年的香港為背景,講述一個古惑仔已經沒落的時代,身為「前古惑仔」的主角等人,與政府、警察等勢力對抗,阻止對方遷拆他們所住的廿八座屋邨

《香港大師》的美術風格、特技、道具等等,都令人耳目一新。電影以Cyberpunk美學為主要風格,配合不同場景,例如人去樓空的舊商場、殘破的機舖,和高聳入雲的公共屋邨等,營造出近未來中經已衰落的香港的頹敗感,在在令人聯想起《Blade Runner》的場景和香港昔日的真實版「魔窟」九龍城寨。

電影中的道具、武器等,大多借用80年代經典科幻作品元素,同時亦揉合未來復古主義(Retro-futurism)。主角座駕紅色單車的造型,參考了《Akira》的紅色電單車,而以光劍作為武器,則是參考了《宇宙刑事卡邦》;另外,由Sam哥飾演的李sir與香港大師通訊的工具,竟然是一部接駁上螢幕的打字機;而導演梁仲文在其中一幕客串中,玩的手提遊戲機竟然是Game Boy。

有趣的是,《香港大師》由中國內地資金支持拍攝,資方的唯一要求就是要製作古惑仔電影,《香港大師》基於這個主題拍出科幻作品,實在令人驚訝。而且,電影亦能在中國限制下拍出濃厚本土風格,甚至觸及了相對敏感的議題,例如討論香港警權過大、政府強迫遷拆舊區等等。另外,由於《香港大師》本身是大陸網絡電影,字幕、背景等等本來全都使用簡體字。電影在港上映時,後制團隊將大部份簡體字改為繁體字(不過有不少漏網之魚),誠意值得支持。(其實,由於Trailer使用了簡體字版本,筆者當初還以為「香港全面應用簡體字」是導演對2047年香港的想像……)

作為獨立電影,由於資金所限(只得近一百萬,電影來說已是低成本),很多方面未能盡善盡美。編劇恐懼鳥第一次為電影寫劇本,自然有不少進步空間;而電影中的主線、回憶、間場之間的轉折位,也略嫌突兀。不過,作為「香港獨立電影象徵人物」、持之以恆地自資製作大量電影的Sam哥,在《香港大師》的表現竟出乎意料地好,可能是因為導演沒有為他安排太難的劇情。

整體而言,《香港大師》在創意、美術風格方面,都是近年難得的作品,反正,欣賞足以令人開闢眼界的《香港大師》中的陳浩東,總好過看仍然重走舊路、《古惑仔:江湖新秩序》中的陳浩南?

Comments

comment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