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異地重生:日本九龍城寨主題樂園

2017-10-30T13:35:36+00:00

九龍城寨(正名九龍寨城)於港人而言,是介乎敬與畏之間的黑暗歷史。

這個人煙稠密、被稱為「三不管地帶」的地方,曾經是不折不扣的罪惡城。妓院、賭檔、毒窟、無牌醫務所及食物加工廠林立,但卻同時住進大量偷渡客,也孕育了香港著名導演杜琪峯。城寨已於1993年全面拆卸,其後興建成紀念公園,以往罪惡溫床、鋼筋水泥叢生的景象,也只能在模型上憑弔。然而,日本川崎市一間遊樂場所,卻重建了九龍城寨極其相近的面貌,不知不覺間為香港保育運動助攻。

東西影壇都曾反覆挪用城寨黑暗形象,當中不乏科幻名作《2020》(Blade Runner)和《攻殼機動隊》等,但鮮有對該地歷史脈絡有所描述,因此曾令海外觀眾誤解現實中香港一樣無法無天。事實上,無政府狀態的起源,要追溯至晚清時期,當時清朝官員與英國代表力爭,渴望在《展拓香港界址專條》簽訂時,保留一部分領土,因此城寨便成為清政府在英殖香港的「外飛地」(Exclave),意指某國境內的部分領土,其主權屬於另一國家所有。

d552568.jpg

九龍城寨鳥瞰照,粗暴生長與毗鄰的東頭邨成極大對比,圖片源自Greg Girard。

025

寨內東面角落常見癮君子注射海洛英,與西面良民壁壘分明,圖片源自Greg Girard。

026

城寨內的食物加工場,規模為當時全港最大,供應香港近八成魚蛋,圖片源自Greg Girard。

由於清朝滅亡後,民國政府與港英政府無法就城寨主權問題達成共識,並一直糾纏到中國人民共和國成立,大批內戰難民便逃到城寨定居。考慮人道與法律因素後,港英政府決定放任不管,由此滋長出超然的地下秩序,最終在香港前途問題明朗化後,難逃被清拆整肅的命運。

雖說文藝作品曾直接或間接描繪九龍城寨,但真正令日本人認識該地的關鍵人物是日本學者?

90年代初,政府正準備清拆城寨之際,日本歷史學家、文化人類學者-可兒弘明(可児弘明)來到那裡,並提出要求以一星期繪畫城寨地圖。城寨拆毀11年後,日本插畫師寺澤一美推出的《大圖解九龍城》繪本,就有詳細介紹城寨建築結構及居民生活情況,有趣之處,是該繪本由可兒弘明監修,可見他在研究香港歷史方面已成為權威,亦為日本人提供一個獵奇角度了解香港。

036

由大量相片拼揍而成的九龍城寨模擬橫剖面,給予讀者想像空間。

049

手繪版本更提供文字解說,不得不佩服可兒弘明團隊對香港歷史研究的深度。

0120-800x558.jpg

除可兒弘明外,日本市面上亦有販售其他有關九龍城寨研究者的出版物。

位於神奈川縣的川崎倉庫遊戲機公園  ,樂園由工廠改建而成,鏽跡斑斑的鐵皮外牆、街招,標奇立異的霓虹燈牌等等,全部出自裝置藝術家星野大志郎之手,他當年亦有份前往清拆前的九龍城寨考察。

樂園佈置仿真度實在見人見智,奇幻氛圍則似是來自對地​​ 下秩序的想像。另外園區亦嘗試重構城寨內的窄巷,但管線排列明顯更井然有序,樓房間的間距亦並非原型「握手樓」般壓迫,感覺較為寬闊。細看下,牆身裝飾亦暗藏乾坤,例如那些殘缺街招,如實反映醫師在城寨無牌執業的狀況。部分樓宇堆積僭建物,生活在徙置區一代港人或許會有共鳴。然而,設計師同時採用油尖旺一帶常見的夜總會海報,雖可增添獵奇觀感,但港人看見此風馬牛不相及的配搭,應會頗為汗顏吧。

6da1d767-s

城寨樂園內「新九龍打令浴室」街招,同時設有與主題無關的扭蛋機,認真騎呢。圖片來源:ニールキック。

34e92c3c-s.jpg

除一般租盤街招外,也出現八、九十年代中國大陸常見的「專治梅毒.淋病」廣告。圖片來源:ニールキック。

3dd7d64e-s

僭建物部分設計頗為神似,值得一讚。圖片來源:ニールキック。

在今日的香港,與九龍城寨相關的討論較少,也缺乏後代關注其文化和歷史。假如在起公園和樹立紀念碑外,香港可以選擇以插畫、遊戲等另類方式紀錄實況,或許更有助建立香港人身份認同。

city-of-anarchy_51a04d305d8eb.jpg

(圖片來源:Adolfo Arranz, SCMP)

資料來源:

堅.離地城:【三不管】川崎倉庫遊戲機公園重現消失的九龍城寨

A Day Magazine:九龍寨城復活成為日本川崎市主題遊樂場

Comments

comment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