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上春樹攞唔到諾貝爾文學獎,邊個最開心?

2017-10-30T05:49:42+00:00

//我想當大作家嗎?我想得到諾貝爾文學獎嗎?諾貝爾文學獎是什麼?這個獎頒給太多二流作家了。頒給引不起閱讀興趣的作家們,得到這樣的東西,必須到斯德哥爾摩去,穿上正式禮服,發表得獎感言。諾貝爾文學獎值得這樣麻煩嗎?絕對不值。//

——Raymond Chandler[1.美國推理小說作家Raymond Chandler曾在一封信中如此評論諾貝爾文學獎,被村上春樹引述在其著作《身為職業小說家》(p64)中。Raymond Chandler是村上其中一位最喜愛的作家,Raymond Chandler不少作品的日文版翻譯者,就是村上春樹。]

每年諾貝爾文學獎揭曉時,香港人總是莫名熱烈地關心得獎者是誰。明明在這個「文化沙漠」中,閱讀文學作品的人甚少,為什麼大家都這麼熱衷於諾貝爾文學獎?

事關港人/「文青」最愛的村上春樹,幾乎每年都是諾貝爾文學獎的熱門人選。

村上春樹得不到諾貝爾文學獎,他的書迷可能很失望,但可以肯肯定村上春樹本人,並不會不開心。

「Who cares?」(設計對白)

「對真正的作家來說,有幾件比文學獎更重要的事」

村上春樹對文學獎這回事,其實毫不關心,反而總是有不少人煞有介事地衝出來大呼失望,甚至分析為何村上春樹得不到文學獎。

其實,非科學類別的諾貝爾獎,例如和平獎、文學獎,評審方面極為主觀,亦充滿計算和政治考慮,例如2009年的諾貝爾和平獎,就由日後廣泛應用無人機(drone)發動空襲引致大量平民死亡的奧巴馬取得;2012年歐盟獲得和平獎,亦是大受爭議。

文學獎方面,2012年中國作家莫言得獎時,亦被部份人批評指諾貝爾獎委員會有意取悅中國,但科學相關的獎項又不可能「放水」,因此才讓中國在文學上得獎;去年2016年文學獎由歌手Bob Dylan奪得,也是令無數人(包括Bob Dylan本人)大跌眼鏡。

村上春樹出道前期,有不少人為他未能獲得日本文壇最高獎項之一的芥川獎而感到可惜,但對他而言,文學獎只不過是踏入作家世界的入場券,他甚至覺得芥川獎可能會是「多餘的負擔」。這一點,就算到了近年他有機會取得諾貝爾文學獎時,其實也沒有改變,他曾提過:

//全世界所有的文學獎到底「又擁有多少實質價值呢?」這麼一來,就說不下去了。因為所有名為獎的東西,從奧斯卡金像獎到諾貝爾文學獎,除了特定可以數值評判優劣的獎項之外,價值根本沒有客觀根據。//

——《身為職業小說家》,p63-64。

他提到,「對真正的作家來說,有幾件比文學獎更重要的事」,持續寫出有價值的作品,並被讀者廣泛閱讀,就是其中一件「比文學獎更重要的事」。

當然,亦有人會指村上春樹其實想拿諾貝爾文學獎,想得不得了,因此才會寫出以東京地下鐵沙林毒氣事件為題的《地下鐵事件》和《約束的場所》等關懷社會的作品。不過,村上春樹是不是「口裡說不」,他心中的真實想法,就要靠「村上傳心師」才能知道了……

「永續暢銷」:邊個最開心?

那麼,到底村上春樹得不到諾貝爾文學獎,誰最開心?

答案其實是書店(和博彩業)。

每年諾貝爾文學獎開獎前,日本各大書店總會設置村上春樹的專櫃,來宣傳這位近年唯一一位有望得到諾貝爾文學獎的日本作家(2017年得獎者石黑一雄是日裔英國人)。

這對日本書店業界而言,而是相當重要的活動,甚至有書店舉辦直播,讓讀者在書店中一起等待諾貝爾文學獎得獎結果。

有書店甚至舉辦諾貝爾文學獎直播活動。

雖說當作家得獎後,書籍會在短期內大賣,但這種熱潮,最多只能維持一年半載。畢竟今年得獎的人,明年就不能得獎(「今天死掉的話,明天就不用死了」的道理)[2.出典為莎士比亞「某作品」,被村上春樹引用在《1Q84》 •Book3, p386中]。

假如村上春樹某天得到諾貝爾文學獎的話,可能會出現短時間的「爆炸性暢銷」,但明年、後年、大後年就沒有這回事了。反而「大熱倒灶」的話,日本書店才可以每年以「村上春樹有望得到諾貝爾文學獎」作為宣傳,從而令村上的作品「永續暢銷」。

「是今年嗎?是今年嗎!」到了明年又可以再loop。

另外,在很多博彩網站上,都能競猜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誰屬,村上春樹自然每年名列三甲,當他每年都得不到獎,博彩公司自然每年賺錢。

說到尾,村上春樹得不到獎,讀者並不需要失望,因為每次當有人問到村上春樹關於獎這回事時,他都會如此回答:

//最重要的是擁有好的讀者。任何文學獎、勳章、善意的書評,都比不上親自花錢去買我的書的讀者,擁有更實質的意義。//

——《身為職業小說家》,p66。

 

參考作品:

村上春樹:《身為職業小說家》

Comments

comment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