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人一等——拜火教與香港島

2018-01-14T17:12:22+00:00

因為英國,瑣羅亞斯德教(Zoroastrianism, 俗稱拜火教)在香港留下了火種。

瑣羅亞斯德教最知名的標誌法拉瓦哈(Faravahar),圖片來自Wikimedia Commons。

瑣羅亞斯德教可能是現存最古老的宗教。它形成於今日的伊朗地區,一度非常盛行,但在八世紀開始,面對伊斯蘭征服者的戰爭,一班堅守著信仰的信徒離開伊朗,往東遷往印度,成為印度人口中的巴斯人(Parsi)。他們甚至進入過唐朝國境,而非常「國際化」的唐朝政府亦不排斥,容許他們建立廟宇,在漢文中,瑣羅亞斯德教叫作「祆教」。

瑣羅亞斯德教在伊斯蘭教崛起之後,雖然式微,但未至滅絕。從滿清時期的廣州口岸、大種鴉片的銅鑼灣,乃至今日戰火彌漫的伊拉克敘利亞一帶,都能見到瑣羅亞斯德教徒的蹤跡。在2015年,甚至有庫爾德人重新舉行瑣羅亞斯德教儀式,並向伊拉克庫爾德斯坦政府爭取該教成為認可法定宗教。

巴斯人的先民,就像長期受封建社會歧視的猶太人,離鄉別井,但精於營商。在猶太人之外,巴斯人也是全球性的商業民族。巴斯人跟隨英國人來到香港,不少成為富豪巨賈。例如摩地道的摩地( Mody)、律敦治醫院的律敦治(Ruttonjee)、天星小輪的創辦人米泰華拉(Mithaiwala),他們甚至有教徒專用的私人墳場——坐落於港島跑馬地黃泥涌道的祆教墳場(Zoroastrian Cemetery);港島碧荔道的碧荔( Bisney )、旭龢道的羅旭龢(Kotewal),其實亦是巴斯人富豪。

這些地標、場所均聚集在港島,可見港島區的確是「高人一等」;巴斯人出入的地方,都很難不是香港的政治經濟中心。就連香港大學成立當初,也要依靠巴斯人的鉅額捐款;相反,當時大英帝國本部對於在香港建立大學,熱情比起本地的巴斯人要冷淡得多。

拜火教的經典大多已經失傳,但它對世界文化的影響非常深遠。拜火教的世界觀,是善神和惡神、物質和靈界的對立體系,這些觀念在之後的希羅文化、基督教乃至印度教、佛教均有似曾相識的再現。據說拜火教在香港只有約二百個信徒,但他們仍然在港島禮頓道這條黃金地段,擁有非常體面的總壇。

在一些嚴格的巴斯人社區,甚至要雙親皆與當年「逃難」一代有血緣關係,才算是貨真價實的巴斯人。而伊朗本部信仰拜火教的,亦不能稱為巴斯人。在巴斯人的老家印度,因為波斯人的人口銳減,甚至引來了政府介入希望巴斯男女能夠積極「造人」,拯救這個被稱為頻臨滅絕的宗教民族。

Comments

comment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