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甚麼中、上環街名風格這麼不同?

2018-01-12T18:57:37+00:00

地圖模仿世界,還是世界模仿地圖?
地圖是埋藏在時間之下的地方,
地圖是凝止在地方之上的時間。

——董啟章:《地圖集》

在東西式街名混雜的中上環一帶,遊人既可以在SoHo區無數酒吧中徹夜豪飲,並「由歌賦街飲到去下亞厘畢道」;但在白天才熱鬧的海味街,本地華人亦可以由普慶坊行到去永樂街,四出購買鮑參翅肚--為什麼只有數街之隔,街名、以至風格就這麼不同?

這個問題,可能在董啟章的經典作品《地圖集》中可以找到答案。

中、上環:以街道進行軟性種族隔離

《地圖集》雖然名為「地圖集」,卻沒有半張地圖,實際上是一本虛實相扣的荒誕文字遊戲式「小說」--雖然是小說,卻能以分析地圖之名,行討論歷史書寫之實。

很多人以為地圖為現實的呈現,純屬天然地理環境的如實紀錄,不過,作者董啟章卻嘗試挑戰讀者對地圖與歷史的慣常理解,指出地圖事實上是為權力所用的工具。

書中討論英國殖民者以繪製地圖、命名街道等方法,猶如豎立旗標,劃分出殖民者(當權者)與華人的生活空間,潛移默化地進行華洋分隔、鞏固管治權力等等暗中的操作,董啟章試圖順著歷史的脈絡,以文字「重新繪畫」香港地圖。

以《地圖集》的解讀,中環、上環的分野,源自殖民者對「虛構的權力」的操作。董啟章在城市篇〈東方半人馬〉一章中,提到中、上環街道的命名手法的不同,背後隱藏了英國殖民者刻意隔離漢人、英人的意圖:

中環區的街道幾乎無一例外地是以英文命名,而且全都是與開發維多利亞城有關的人物的名字,例如以第一任總督Sir Henry Pottinger 命名的砵甸乍街、以早年駐軍總司令Major General D’Aguilar 命名的德忌笠街、以一八四零年代英國外相Lord Aberdeen 命名的鴨巴甸街等。而自上環太平山一帶以西,街道卻多用中國名稱,如普慶坊、普仁街、永樂街等。據文獻記載,在建築方面,城市也以砵甸乍街為分野,中環一面是英式樓房,上環一面則是中式屋宇。從海港挑望,必然察見其雙方歧異並存的形態。

殖民者從街名的操作實行「軟性種族隔離」,如是者上環、西環等地,長久以來都是華人聚居地,為華人服務的廣福義祠、東華醫院,文武廟等,以及售賣各種參茸海味、藥材的店舖,都位於上環;而中環則是英人主導的金融商業中心,例如早期只為英國人服務的香港會,就位於中環。

這些以建築物、街道名稱所實行的「軟性種族隔離」,自然是有法律明文規定的種族隔離的相反,例如1904至1946年實施的《山頂區保留條例》,就指定山頂只能由歐洲人居住,完全剝奪華人居住在山區的權利。

然而,上述提出的說法,只是董啟章從一幅「古地圖」中抽取出來,對中、上環街名差異的其中一種理解。這種說法,亦有別於官方敘述,畢竟港英政府的歷史書寫,不會記述這種隱性的種族隔離操作。

要強調的是,《地圖集》是小說,事實本身,並非此書討論的重點,重點是董啟章嘗試以《地圖集》挑戰官方敘述,告訴讀者歷史書寫、地圖繪畫等等都並非客觀事實,而有大量詮釋空間。中、上環街名的差異,在不同時空或權力背景底下,可以有不同的解釋。

18447664_10154749930627017_4254079003011049243_n

參考資料:

董啟章:《地圖集》(二版),2017年

Comments

comment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