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慶大廈的「小尼日利亞」--非洲餐館菲律賓裔老闆娘Winnie

2017-10-30T05:27:44+00:00

 

與「無王管」的一樓相比,位於地下的非洲餐館J’s Taste of Africa,顯然熱鬧得多。

菲律賓裔老闆娘Winnie與尼日利亞裔老闆Joe,合力主理這間主打正宗尼日利亞菜的餐館已經4年。二人在教會中認識,繼而在重慶大廈落腳,生活、工作。

在不少香港人眼中,菲律賓人就一定是菲傭,非洲人則九成九是難民。

事實,當然並非如此。

重慶大廈內的非洲人聚腳地

「這裡其實很和平,大家都很友善。」Winnie笑言,「我想……是因為他們大部份都不是本地人,因此會更加照顧大家,不論大家有何身份。」

Winnie與Joe來到重慶大廈前,就知道這裡的非洲人特別多,於是因利成便選擇開一間非洲餐館。不過,在進來之前,Winnie亦對這裡有不好的印象。

她曾經以為這裡充滿罪惡,很可怕,不過,Winnie指她在重慶大廈生活的4年間,從來沒有被傷害過,一直受到尊重,因此已經對這個外人眼中「龍蛇混雜」的地方改觀。

沉默寡言的老闆Joe,煮得一手正宗尼日利亞菜。Winnie提到,非洲雖大,但基本上西非的飲食文化都非常類似,因此尼日利亞菜的口味,可以滿足不少非洲人的需要。不過她亦笑言,食物並非這個餐廳的唯一吸引力:

「這是一個給大家聚腳的地方,他們可以聊天、聽音樂,對他們來說,來這個餐廳並不只是為了非洲食物,更重要的他們可以在這裡交流,你可以在這裡認識各自的鄰居、朋友。」

Joe再三強調,餐廳的裝潢任我們怎樣拍攝都可以,但就是不可以拍攝到食客的正臉。

在地下,大家都可以是朋友、鄰居,不過上了樓梯到了一樓,就是另一套規則。

在設計師Mikee所在的一樓,其實有另一間非洲餐廳。不過,如其說那是餐廳,倒不如說是酒吧更為合適--每天到了6點左右,就會有不少人黑人聚集、飲酒,做些一樓才可以做的事。

Winnie強調,他們與一樓的「餐廳」不是敵人,但大家關係也算不上友善,一樓的人其實明顯比地下的重慶人更排外,Winnie提到:

「一樓與地下有很大差別,一樓的商戶大多競爭激烈,彼此的關係並不友善,不過在地下,我們都會互相協助,如果我們椅子不夠,我可以到隔壁店借。」

罪惡溫床不再?

很多時候提起重慶大廈,首先想到的都是「罪惡溫床」、「現代九龍城寨」,Winnie卻認為,「因為愈來愈多警察來這裡,所以非法的事情,愈來愈少出現。」

「關於犯罪的事……我有聽過,但從來沒有見過。當警察來到這裡,那些犯罪者若不逃走,就會被關進監獄。當警察來到,他們會關閉所有出入口,沒有人能夠出入,到時就不能做生意。這情況大概在每月出現2次,他們會由地下往上逐層檢查。」

「有7、8個小時做不了生意,因為,到處都是警察啊。」

警察巡邏重慶大廈的次數愈來愈多,雖然「擾民」但亦有效改善大廈治安,其餘時間,重慶人也可以照常生活:

「我最喜歡的是,這裡大部份人都很友善,尤其是餐廳的人和在附近工作的人,都很友善與關心別人。 不過最不喜歡的,就是他們容易被觸怒,可能純粹因為你所屬的種族,例如說因為你是印度人,我就不喜歡你。」

重慶大廈有很多印度人,同時亦有不少巴基斯坦人,兩國緊張的關係,有時甚至會牽涉到日常生活,引發種族衝突。

不過這些爭執容易引發亦容易解決,很多情況下,大家爭吵不久就會自然和好。

「我會形容重慶大廈為飲食與住宿便宜的地方,而且跟本不可怕。」

Fufu是以澱粉製成的糕點,質感近似白糖糕。在餐桌上的角色如同華人的飯一樣。

Egusi則是一種由瓜子、羊肉、辣椒、蛋等材料製成的湯。是用來配搭Fufu的醬汁。

訪談結束後,我們表示希望嘗試餐廳最熱門的菜色。當Joe將Fufu與Egusi端上檯面時,他已為大家準備好餐具,但Winnie卻提議:不如我們不用餐具,按尼日利亞人的做法,直接用手吃吧。

Joe於是端出洗手盤,仔細地教我們傳統吃法的步驟:大家先要用洗手盤洗手,再直接用手指捏一團Fufu,以Fufu沾上Egusi,就可以放入口中。

吃完Fufu與Egusi後,Joe便走到廚房再為我們送上一道大蕉炒飯,他更特別聲明,這道菜是請我們吃的。

Joe大概沒有想過,大家真的會興致勃勃地捲起衣袖,跟隨他以西非風俗直接用手吃飯。

本來沉默的他,也在那時候展露了笑容。

 

Comments

comment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