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慶大廈或者《重慶森林》——都市中的原子個體

2017-10-30T05:50:58+00:00

有一次團隊在重慶大廈外面訪問遊人,問他們對這座充滿國際色彩的重慶大廈的感覺。其中一個居港土耳其人這樣回答:「重慶大廈,我知道啊,因為那部電影……《重慶森林》 吧?」

想不到王家衛的《重慶森林》竟然去到連土耳其人都知道。

王家衛眼中的香港或者「都市」,這部電影向外呈現的香港是怎樣的?一般人都知道重慶大廈是聯合國,有非洲人印度人南亞人中國人香港人,而《重慶森林》的主要演員也是聯合國。金城武是中日混血兒,梁朝偉是香港人,王菲來自北京,林青霞是台灣人,這些演員已經是一幅流動人口的圖譜。

就像「重慶」、「森林」、「Chungking」和「Express」這些不是同一個系譜的東西,都在這個都市拼貼在一起。

林青霞是殺手,不是「正常社會」的東西,就像重慶大廈是大都市中非正統的角落,她和金城武、梁朝偉都是自我封鎖的人,而王菲則在小賣部大聲播《California Dreaming》(即是後來被改編成「少林功夫好嘢」的原曲),原因是聲音大,她就不用想東西,也不用跟其他人交往,這也是明顯的自我封閉。

因為一切都是不穩定的,大家在自己的地方變成了過客,而家庭在崩解、長期工作的減少,都令都市人「原子化」。較為極端的重慶大廈,乃至藝術化、戲劇化、風格化的《重慶森林》,也似乎是無意中預示了都市文明發展至極致的圖譜。因為過量的選擇和資訊,令溝通的難度反而不斷上升,最後大家都變成流離的原子。看王家衛電影中的香港,都市人總是是孤獨的;這股味道去到離開都市,去到民國時期的《一代宗師》才告一段落,也許因為都市本來就避不了寂寞?

Comments

comment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