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極CULT片中的非洲世界

2018-01-14T17:05:17+00:00

1996年,香港回歸中國前夕,近乎濫拍的邱禮濤推出了《伊波拉病毒》,在未有中港合拍片的時代,以「純本土」的班底、以商業片的觸覺,觸構了一個異色的南非世界。即使時至今日,香港人與非洲的交往仍然不算頻繁。大概被視為邪典殿堂作品的《伊波拉病毒》,可能是不少人看的第一部「非洲電影」。

ebolasyndromemk8qg7.jpg

當然,非洲很大,有大量不同的民族,以及後來成立的民族國家。有些人甚至下意識認為非洲是一個國家、黑人皆屬於一個民族。《伊波拉病毒》講述黃秋生飾演的阿雞為與黑幫大佬妻子偷情,「畏罪」而將上門捉姦的大佬殺死,連阿嫂都索性殺埋,一了百了,於是逃亡去了南非唐人街一間餐館做黑工。因為做黑工,阿雞的薪金所以被壓低,而且被老闆夫婦欺負。

「恰鳩我?黑鬼當我白鬼,白鬼當我黑鬼……」道盡阿雞的心聲。

電影中的南非場景,既非常國際化而又龍蛇混雜。老闆的老婆是台灣人,客人有白人、黑人以及華人。阿雞做跟班和司機,與老闆架著吉普車四處走,而且途中有不少野生動物奇觀式鏡頭,有頗為迫真的長頸鹿、大象走過,加上獅子追車。老闆和阿雞去買豬肉,因為嫌貴,而走去城外的蠻荒部落買貨。

依然是奇觀式的取鏡,部落正在舉行某種葬禮,赤身露體,身上塗上顏料的土著圍著火堆跳舞,全身灰色的祭師斬雞頭,生飲雞血,再「含血噴人」,希望以此儀式治療中了伊波拉病毒的族人。

 

這段戲完全架設在「文明體系」之外,充滿一種白人式的獵奇視野。在觀看的時候,我們彷彿安在於白人文明之中,觀看著另一邊的這個巫教文明。在那個部落中,死人隨意擺放,與活人同室;最有趣味的是老闆和阿雞與黑人族長就買豬肉講數,很容易就被人取便宜,這構成了我們對非洲和文明的典型想像。部落人是原始、樸素,對於生死的「禁忌」發展,並沒有「發達」文明的那麼完備。

當然我們會知道南非是一個經濟發達而複雜的地方,但我們的非洲想像,是通過一種病毒來詮釋,而這是一種從1976年才被人發現的「新」病毒,不怎麼有歷史--這也是我們/西方對非洲的想像。

但在外來者來到之前,非洲並沒有歷史。

Comments

comment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