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香港人成為少數族裔--重慶大廈港人設計師Mikee

2017-10-30T05:27:44+00:00

 

設計師Mikee,三年前選擇以重慶大廈為起點,與拍檔建立第一個Studio。在進入重慶大廈的一刻,他就成為了這裡的少數族裔。

三年的旁觀,令Mikee相信,縱然大麻煙霧瀰漫,重慶大廈並不危險;「一池死水」的生態,使它反過來有更多外面沒有的自由。

在這裡,大家照常生活

「在重慶大廈生活的時間長了後,就覺得……這裡其實沒有什麼特別,大家過著一般的生活。」Mikee手托著頭,思考一番後說,「在來這裡之前,其實我和一般香港人對這裡的印象應該差不多,會覺得這裡污污糟糟,這裡的人可能會有點危險、複雜。」 

一般香港人對重慶大廈的想像,在這裡都沒有實現。

Mikee直言,這裡沒有發生甚麼可怕的事,亦不算危險,雖然有時候會「走犯」,而令警察要嚴格檢查身分證,但他自己卻是「怕蟑螂多過怕人」;重慶大廈亦沒有人會來收保護費,只不過會有人來乞錢,「這裡有很多擅自闖入的人,很多人會敲門向你乞錢,叫你給他們食物。」

一樓與地下,光與暗的對比。


重慶大廈內部最為港人熟知的地區,一般是地下的找換店,或是樓上數之不盡的「咖哩王」,Mikee的studio「IT’s OKAY」卻位於重慶大廈一樓,而一樓與地下的分別,其實很大:

「有趣的地方就在於,地下與一樓的距離很近,但地下的情況與這裡的情況差很遠,下面很繁忙,有大群人,很逼,而且好像有很多保安在監視著,但當你從樓梯上來一樓後,情況會有大不同,沒有人理會你,且有很多空舖。」,Mikee細心解釋道。

從樓梯上來一樓後,便是另一個世界。

在煙霧瀰漫的重慶大廈隊草才是「正經事」?

當問及重慶大廈有沒有甚麼犯法的活動時,Mikee即表示「要看你怎樣定義犯法」--潛台詞是,在外界的犯法的事,在重慶大廈內可能是「公開活動」。

熱鬧的地下。

「比如說這條走廊,其實很公開的,每天下午6點、7點左右,斜對面有個單位,」Mikee以手勢為我們描述走廊的不同方位「我不知他們(一群黑人)做甚麼,但他們一到六點、七點就會開始播加勒比海風雷鬼樂,然後愈來愈多人開始坐下,開始慢慢隊草,chill下。」

「隔一陣子,我不知道實際隔多久,不過頗為頻密,那些差佬[1.警察之意,「差佬」一詞有悠久歷史背景] 會走進來重慶大廈,到處走走,巡邏一圈--但都是像徵式的,巡邏完地下就行上來一樓,但他們(黑人)又好像沒甚麼特別,繼續隊草。」

「不肯定是昨天抑或前天,有幾個差佬走在我後面,但是他們(黑人)就在那邊隊草,他們(黑人)又好像不太緊張,仍然是很laidback(慵懶),那些警察……不知道真是剛好看不到,還是怎樣……」

重慶人的小生意。

對「次等公民」而言,「垃圾房」才是生存空間

認定重慶大廈是一個垃圾房的Mikee,相信這裡未來也不會有任何發展;然而,不發展帶來的另類好處,才是Mikee在這裡的原因。

「不會發展。就是這樣,以後都是這樣……有一班南亞裔、有班印度、或是有班不是香港土生土長的人在這裡…..繼續做他們的小生意,賣些食物、賣些毒品,繼續搞些色情事業。」Mikee苦笑道。

重慶人的小生意•二。

「這裡其實一個『TRASH PLACE』,如果它是一個垃圾房,你不會認為這個垃圾房會有甚麼發展。它永遠都是一個垃圾房:你不會覺得它有甚麼變化,因為它本身就是一池死水,你不會見到有人來淨化這池死水,令它變成維多利亞港。」

「怎說呢,他們在香港是次等公民,不是我覺得他們次等,而是他們被標籤為次等公民,但我看他們其實都頗開心:每天有個地方去……坐下,hea下[2. 廣東話,只能意會,大概解作「休息一下」],他們沒甚麼要求。我想他們對生活沒有太多追求,這裡已經是很好的地方……對他們來說,他們……這裡就是他們的生存空間。」

既然重慶是這樣的一個地方,為何Mikee還會在這裡生活了三年?「其實總會有原因解釋為什麼我在這裡。在香港很麻煩,到處都有很多管理、別人會投訴、或者……租很貴啊。」

租很貴啊。(很重要所以要說三次)

相比於香港無處不在的「管理文化」,重慶大廈這種「無王管」的地方,相對上能給人更多自由。重慶大廈--特別是一樓,正是一個沒有人理會你的地方。Mikee表示,在這裡即使工作到午夜,就算是鋸木,亦同樣沒有人阻止。

這種自由、這種喘息的空間,反而在重慶大廈以外的地方,更難得到。

享受默默工作的寧靜而不被打擾,在香港相當難得。

最後,附上Mikee為我們推薦的音樂。這段音樂,與重慶大廈的氛圍頗為配合:

Comments

comment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